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曹和平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时间:2021-12-06 15:39:03 来源: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 作者: 点击数:126


曹和平: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录音整理)我主要想谈两点体会和一点建议。主要是根据滕主任的十条我发表一个建议。第一,我想道歉一下28次政治局学习的文件我确实没看到。11月3日五中全会公告,中共中央对今年的两会关于“十三五”规划的建议,我学习了。12月31日中共中央关于农业问题的一号文件我认真学了,没有组织,我是作为一个老师去看了。第11届财经领导会议上关于黄金水稻问题提出供给制改革,然后1月16日在30次政治局学习关于会议上供给侧的我看了,因为现在信息爆炸,有些我还真没看。一些政治局的会我一段文章都没看,我要道歉一下。

所以今天滕主任一下报出来是这样,我还是仔细记了,但是这么大我可能一次消化不了。我讲两点体会,第一个是根据第七条,关于建立我们国家国有经济问题,第二,我想谈一下中国板式社会主义经济学的现代化问题,根据这两个体会,我想提一点建议,这就是我发言的内在逻辑和提纲。

    第一,建立国有经济。国有经济确实是社会主义的支撑,社会上现在有一些经济学家,不是我们普通的老百姓,千方百计的想把国有经济拆了,拆的观点是什么呢?政府越小越好、市场越大越好。现在成了一种信条。那么国有经济呢?其实国有经济是一部分人来控制他,并不是真正的老百姓来控制他,这些观点我都不同意,但是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影响力。我想建立国有经济,必须要使国有经济更有效率,这一点在过去15年间,国有经济的快速发展,资产的保值、增值非常了不起。我举两个例子,在15年前,大约在2000年,那个时候我们都认为中国如果不学习苏东的方法,中国发展就没有苏东快,但是你今天看我们孙东好了,我觉得是事实教育了人。我当时记得有一个理论说社会主义能够和市场经济结合吗?在西方经济里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你违背了他的基本原理,可是中国怎么就坚持了社会主义增长更好呢?当时关于国有资产方面有几点:国有资产能不能参与市场化运营,国有资产能不能和社会结合。国有资产去结合的时候,架构怎么发现,这次中国500家产权交易所做的非常好,北京产权交易所去年交易了26000亿,课时我们现在社会上就知道沪、深交易所和现在的中关村新三板,国有经济这么大的成绩,我们顶着被骂、被拆分的帽子来保住了他。所以总书记这次说建立国有经济,恐怕这个任务非常艰巨,搞理论工作的一定要把这个帽子翻过来。我感到很振奋,我们国家的第一领导人他坚持这个思想,让我一个普通老师直接听讲,我就信心很强了,我用身边两个例子讲国有经济进一步发展需要理论上的指导,中国建设集团在中国排位是第16大的企业,在全世界500强,是第169大,我们国家城际间高速公路40%是他建的,他自己本企业是13万员工,承包下来一个项目,发包出去,常年和他一块建设的工人87万,13万加87万是100万,什么概念呢?我记得7大军区没撤销之前,最大一个军区的人是27万人,你想这么大一个团队,你会发现在南海填海75%是中国交通建设集团下面的集团,如果没有他在添西沙和南沙,这将近30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我们在南海这193万平方公里的海江面积的守护可能就有问题,你说哪个企业,别管是什么企业,这样的企业要不要发展,当然要,克拉运河,我记得胡锦涛总书记2012年3月在美国的新海湾大桥,美国人把胡锦涛书记一拉,中国交通建设集团在上海的国有企业之一,总书记高兴的拉着会长讲了6分钟的话,回来就要求这个集团写10年规划,我参加了中国建设集团10年规划的写作,但是这个集团现在碰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他去年的合同额是7200亿,执行下来是4200亿销售额,他的市值在去年股市大爆发才到了5000亿,资本市场价值特别低,恒安集团多年来是5000多亿,马云2500亿美元,就是1万5000亿人民币。这几乎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工商金融的市场价值上,为什么中交集团市值这么低,有一个巨大麻烦,250个局形成的团队拿项目时都是工程总承包,EPC,什么意思呢?就是人家建了工程以后给点手续费,然后就是找工程、顾工程、收钱、发钱,原来是个工人的概念,他非常的头疼,我们的招商集团光在前海一个港口的运营年利润特别大,中交集团的董事长他说曹教授你看,咱们能不能迅速的从工程建设的总承包商向工程承包的开发运营的投资商迈进,结果我们发现,我们到武汉去,那是我们第一次用卫星来建立高速公路,结果大的项目下去,让集团下去去测价格时候就是通不过,才发现中交集团财务总监、投资总监、总裁五个人形成这个项目投不投,是用会计利润的方法来计算,可是投资的话,你用投行会计来算,你要保持社会主义国有制的企业,你要用团队,团队里要从投行会计向财务会计向开发会计来迈进,我们没有这个理论。而我们很多一线的干部,政治经济学里面我们的体系没成立,逼得有些在西方学了投行会计和财务会计的人,在大的国有企业里面特别有市场,你没有这种理论,人家有这种理论,慢慢蚕食到国有企业中,所以,保持国有企业,关于国有企业的理论,如果我们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不进步,你这个边界就一点一点的失去。现在要牢牢的保持国有企业的主体地位,这个认识特别艰巨。

    马云在2000年,网易、搜狐、新浪三分天下互联网门户网站占用整个国家的市场氛围,郭永康和马云出来,马云那时候是个培训老师,长了个相声脸,但是郭永康投资的时候,帮他的时候发现你要用支付宝替代,支付宝是什么?是中央银行的一级清算,商业银行的二级清算,主体商业银行、二级商业银行结算,然后商业银行门店支付,这个系统让人家研究。支付宝是人民公社,跟共产党的组织,他边际成本不递增,边际报酬不递减。他在三年前上市的时候,我们国家藐视他,说你不合格,拿到香港来上,香港研究所的老总,北京的学生在哈弗大学念了博士学位去香港当总裁,你这个团队是合伙人团队,你团队想控制股东权利,打工仔控制股东权利,不符合西方的理论。拿到美国说我凭什么让你上?他说我有1.93亿的账户,他就问底下智库说1.93亿五年以后怎么样?五年以后能翻一倍,4亿账户,美国人想4亿账户比我美国的人口、德国的人口、加拿大人口、澳大利亚人口的总和加一块还要多,就这样的企业,我们破例要给他上,结果上市以后,今天支付宝上的账户是4亿个,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工商银行的账户3.4亿个,支付宝这个平台,为什么我们社会主义经济学就认不出来呢?所以我觉得保护国有经济,理论走在全世界的前沿是非常重要的。我一次讲国有经济体会,从美国搞研究的角度来说这个责任是重大的,我们不是说你还保护他,你必须要把蚕食国有经济理论边界,你把国有经济瓶颈突破了,获得高收益的理论前沿突破才行。恐怕现在国有经济越升越提高,效率越好,中国的分配就会越好。要不光是国有经济,国有经济就会把自然垄断的企业拿着,他一自然垄断,国家法律保护他,他不做就拿个高薪,所以老百姓不高兴,这个问题提出来,同仁要来把这件事推向前去。

    第二点我想讲第十条的体会,我想讲中国板式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怎么现代化?我现在讲,在今天讲中国板式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现代化比20年前、15年前的情景是不一样的。15年前要捍卫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可能会被人嘲笑,但是今天恐怕不是这个样子,因为西方这个问题我同意主任刚才说的,这是社会主义者,怎么就直逼希拉里,他的前任,每年十几万人给他投票,拿到3%,这说明在西方出问题时候他张开一个眼睛看,他一定看我们,他不会看日本,因为日本和他制度差不多,也不会看欧洲,因为欧洲也和他差不多。就像1980年我们出问题,我们一张眼睛就看美国,我们不看越南、苏联,因为苏联当时和我们差不多。所以今天地位很好,所以要有自信。总书记说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今天我看形式上要自信,现在社会上有很多部长,天天说中国进入中等收入陷阱,有10个领域,50%的可能,这是掌握我们国家财政大权的部长,他讨论问题就是一根筋。老百姓认为他是共产党的财政部长,共产党相信他,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你都信心不足,你还不下场休息几分钟,换上其他队员,这很简单的事情。一行三会四总部,一定要学习解放军的四总部,从一级的权利机构变成办事机构,然后联系会议才决定我们国家的具体政策,部门的利益就不存在,现在拿部门利益当国家利益,老百姓把部门利益当成国家利益,底下省市部门把部门利益当成国家利益。这个PPP是特别聪明的一批人,经过银监会的年轻人,经过财政和财税的一批年轻人创立下来,慢慢把他连成线,能够补充我们国家货币系统、证券系统、财税系统巨大的资本市场改进,可是就是部门利益让他跑不远。这个你就看着着急了,老百姓比部门着急,决策层比部门着急,这个就是比较奇怪的现象,部门领导的环节和1980年改革意识相比,你记得1980年改革深夜不睡觉讨论,现在自己说风凉话。

我觉得一定要反应上去,一行三会四总部要联系起来,才能总理的决策能出中南海,要不一出中南海进部门,像筛子一样把这个过去,我想这个时间点对我们特别好,但是我们看不到问题,我们看不见部门出问题,我们看不到超大企业集团中交的决策层出问题,财务会计、董事长、总裁和投资处长,所以咱们的理论要现代化。那我想讲西方回来的博士生现在看见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他把他的理论拿过来做现代化,有一批人理论很先进,换句话说当中国强了,人们就会问你为什么强?是你光是马克思主义强,还是有一批人把马克思活的灵魂结合中华民族3000年历史形成的制度资源优势强,有一批西方经济学家在国外取得了一定地位,可是我们搞经济学的人,我们没有注意到,那是不是和投行会计蚕食财务会计的边界一样,他也会蚕食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边界,蚕食中国学说史和中国经济史的边界。你再看我们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是两张皮,我们教年轻人的时候是把毛概、马哲六门课强制同学学习,西方的同学自己学,为什么西方同学一教,年轻人就选,毛概我们强迫同学,同学都没有课,我们得自责,因为你的理论在道理上对国家的目标是对的,但是你的方式、吸引程度、内在合理性恐怕落的多,说我们国家在1840年武器落后了要挨打,我们今天的政治经济学也可能这样,我们面对西方的政治经济学时候,我们落后挨打,落后挨打不是当叛徒投降,落后挨打是你要向1840年以后那一批仁人志士,加上共产党几代人的努力,创造你的国家,实体创造出来干吗不创造你的理论呢?制度执行很重要,既然是这种问题我就想我们怎么办呢?

     第三点,既然是国有经济要保护,支持这个国家度过难关,现在我们的理论又处在前沿,怎么走?现在理论经济学界的一批人学习完回来,我在美国也拿了博士学位,我年龄大,出去念书已经34岁了,那个时候我的世界观已经形成,坚持马克思主义,我觉得还有漏洞,可修正。要是20多岁去就不一样,所以我们要大量的吸收海外学生到我们这来念书,今年我的课堂上有一个美国的学生,我说你选我当导师,我好好教你。你看我们大学里,我们教外国留学生,他们自己吃饭,自己和自己说话,只有上中文课时候到课堂上去。你看我们留学生,住在别人家里,在插到人家班里去念书,教育部毁坏了教育事业,哪个大学校长看到了?这次两会上有人提吗?自毁前程。所以和平年代培养专家全都是摘脑袋,变革年代是需要思想的,所以我想要解决思洋不化的问题,必要要宽领域、厚基础,顶层上层设计,把问题说清楚,当年把留学生圈起来也是因为当年条件不行,但是今天变了,这是第一点,我们要做体系改革。第二,我们这个年代人带了自己的研究生,我现在发现你坐我这里研究,你拿不到重大课题,国务院学科设几个点,没有你这个栏目,产权没有,你发表文章人家编辑都不审,为什么国务院的目录1997年以后到现在就不公布了,不公布你说作废了让老师自己选也行,你不公布了将近20年的学科分布,今天老师的研究,想想看权利是给了,但是不做事,所以我想一定要把握时代的脉搏,我们批评那些部长没有献身精神,但是我想总要有一批人献身去做研究,要不然怎么把握时代的脉搏,今天这个时代变了,我把马云的理论再放上,去年11月11日,马云1天卖了920亿,小1000亿,当天李克强就给他打电话,他在义乌开会的时候,习总书记去开他那个会去了,干什么呢?想想看一天销售1000亿,十天就是10000亿,三百天就是30万亿,我们去年全中国的社会商品总额26万亿,换句话说,这样一个企业休息三分之一的时间,就把中国4000多万家零售商点业务覆盖了,这样的企业蚕食实体经济,造成了失业。电脑把劳动替代了,你把电脑不要了,难怪我们管理的时候经常是把线上管到线下,场外管到场内。上海的单兵作战系统,240万一个,他要是碰到立交桥他自己一飞几乎是在超导状态下,我一按按钮的同时可以管理中台上送的一个信息,我们本土卫星只送两个信息,可是现在要送这种信息是亿万倍的爆发,47颗卫星行吗?不行,我们航天科技集团就把着只许他发,不许别人发,不要以为航天科技集团在管理方面是先进的。再来看我要是近距离三五公里就飞起来,换句话说,未来15年这个机器预示着出现一个像人一样走,又能像汽车一样跑,又能像飞机一样高速运行的机器,会创造一个10万亿的企业,而这恰好是新经济学这东西,我们要贯彻的现象,我们不去扶持这些超大的企业,让马云去扶持,让那些国外资本去扶持,我们有何脸面说我们的经济学在发展,所以今天的西方经济学要有像毛泽东那一批献身的人。我们积极参与一线管理,保护我们的资源。他们说马云在台湾搞支付宝,台湾有一个网上公司,台独要买东西,如果在那上面买就像在小超市买,在马云那买就像在沃尔玛上买,所以台独分子也在网上来买,马云现在有400万个企业来买东西,台独分子买东西必须注册中国台湾,新技术可以让港独和台独反过来。所以新技术是共产党的好帮手,是马克思主义的好帮手,我们不把这种前沿理论拉过来,是我们的失职。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时代安全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12345678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