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何自力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时间:2021-12-06 15:38:46 来源: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 作者: 点击数:122

何自力: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录音整理)非常高兴有这么一个机会和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专家有这样一个交流,前面听了几位专家的发言很受启发,我想从两个方面谈一下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首先就是关于怎么去认识,怎么去看待第28次政治局学习政治经济学会上,习总书记对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或者说建设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指导思想和对中国共产党理论成果的概括,前面滕老师已经做了很好的概括,这个我就不重复了。

我想说的核心问题就是习主席执政以来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视是前所未有的,尤其是改革开放到现在这30年来,我个人认为习总书记如此旗帜鲜明的提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中国共产党的必修课,要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同改革开放,不是说是各种各样的思想中的一种,而是唯一的指导思想和基础,把这个东西提到了非常非常鲜明的高度,我觉得这是前所未有的,而且也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但是,总书记能够把这件事情提到这么高的高度,他本身从另一个侧面呢,就能反应一个什么问题呢?那就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当下中国高等教育体系里乃至各级领导和各级政府的决策过程中的主导地位已经丧失,这是我的一个基本判断,那么下面我想集中谈这么一个观点。

我对当下我们国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现状,有些同志用边缘化来形容,我认为已经不是边缘化的问题,我现在宁可用这么一段话来加以描述,我认为中国高校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育和人才培养体系已经崩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新阵地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培养陷入严重危机,那么应该说这样两个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新阵地已经丢掉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已经断代了,你还在这空谈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说给谁听,还有意义么,那么对中国高校目前的这样一个状况,我们中央领导知道不知道,有没有措施?我可以这么说,这个问题中央政治局能集体学习政治经济学,那么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了中央领导的高度关注,这个会议结束以后,应该说也要采取一系列的举措,最新的一个重大举措就是中宣部开始组织一批专家到全国主要高校,就高校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情况,用这个去搞调研,那实际情况呢?是想调查一下当下我们中国各个高校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个学科的现状到底怎么样,包括课程设计,包括师资队伍,包括研究力量,包括人才培养,在了解这方面的情况,我相信这些方面情况一旦摸清楚,我们中央领导会作出一个更清晰的判断,并且采取一系列措施。

我是调查小组的带队,我用了过去一个星期把武汉所有高校的政治经济学的教学情况摸了个遍,重点对武汉大学和中南财经大学情况又做了实际考察。其实中国高校政治经济学的教学状况我们早就知道,那么这次下去以后呢,再一次验证了我们的判断,那么我可以给不在高校的领导和老师们简单的汇报一下这个情况,我刚才用了一个已经陷入空前危机,中国马克思主义教育体系已经崩溃,中国共产党亡党亡国,这种问题不解决的话,就在眼前,非常非常危险的一个局面,我把这次调研的情况简单的向老师们做个汇报:

我这个题目叫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育体系已经崩溃的表现是什么?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课程已经被削弱到不堪的程度。表现是:第一,在我们高校的思想政治课里面已经不再开设系统完整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教学,这是一个表现;第二,全国的管理学院和商学院,我们这些年管理学院和商学院发展规模多大,速度多快,可是在这样一个规模的范围里本科生不再开设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第三,全国高校的财经类院校,本科生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课程被严重压缩,极个别的经济学专业,像复旦大学的重点高校,他的经济学专业的政治经济学课程开到5-6个学分,其他的财经院校只开到3-5个学分,也就是说大学生在中国财经院校上4年大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课时上多少?42-48课时,绝大多数是开32个课时,咱们各位老师可以想一想,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博大精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搞了30年,再加上改革开放前30年,加一起60年,这么丰富的内容,还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么伟大的创新成果,最后在我们高校被压到32个学时,就是这么个局面。第四,绝大多数经济学专业,虽然开政治经济学,但只是开政治经济学这一门课而已,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资本论已经无人提及,无人讲述。那么形成对比的是西方经济学教学,所有的管理类、财经类专业都是这么开的,初级微观经济学、初级宏观经济学、初级计量经济学,开三门,再接着中级微观经济学、中级宏观经济学、中级计量经济学,六门课,在本科阶段就这么干,那么这六门课每门课的学分都在3学分以上,那么6门课,按最低48个课时,一门课48课时,这六门课毛算在270、280,也就是政治经济学在30、40个课时就给打发了,而西方经济学的教学毛300课时,就是这么个概念,这是就课程就这个样子。政治经济学在高校完全沦陷,再看研究生入学考试,现在考外语、数学、政治,专业课考试我们了解的高校考150分叫专业课,西方经济学100分,分宏、微观,而政治经济学50分,但是绝大多数学校又把这仅有的50分,用政治经济学、货币经济学、国际银行学等课融在一起来考试,那么这么一看,研究生入学考试政治经济学占多大比重,这是硕士。到了博士,更令人担忧,博士考试就考三门课,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和外语,绝大部分高校都是这样,这是研究生课程考试,你用这么一个指挥棒去进行高端人才的培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高端人才从哪产生?他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皮毛知识都没有,怎么可能从硕士、博士阶段去培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高端人才,所以在中国当下硕士生和博士生这个培养层面上,我一定要告诉各位老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已经被扫地出门了,一星半点的学校有些政治经济学的专业在招博士,博士招上来以后,所有的课程都是西方经济学的课程,老师就要求学生一件事情,在这三年时间发两篇文章,两篇文章必须含模型,不含模型别来找我,所以学的课程没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做的东西没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而非常严格、严厉的要求用数学公式,数学模型来做这个论文。

然后再看这个队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队伍,我用这几点形容:一、数量递减,二、严重老化,三、青黄不接,四、后继乏人。我们去了解这些武汉的的高校,除了武汉大学,那曾经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教学重镇,现在他们真正搞政治经济学的只有16个人,而这16个人里真正的学科带头人年龄都在50岁以上,而教授核心课程,马克思资本论年龄都在70岁以上,因为他们曾经为我们国家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作出贡献,到现在他们不能退,他们退了以后,马克思主义在这些学校就会退去,所以这些70岁以上的老教授还在那留着。我们国家的顶级经济思想史专家现在还在上课,但是没有接班人,就是这么一个局面,然后招来的学生当面和我们说,说何老师,我们本来考政治经济学是想从这个学科学点东西,我们喜欢这个专业,这个专业有这么多知名学者,我们慕名而来,但是我们来了之后,极端失望,两个失望,一是来了以后整个硕士,尤其是博士课程清一色的西方经济学的教学,一天到晚去读西方经济学教材,做模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课没有人去讲,而且也不允许你开,所以读了半天政治经济学的博士不知道资本论讲什么,也不知道马克思、恩格斯这些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写出了什么,一问三不知,这就是搞政治经济学的博士,然后又问你现在读了,将来博士论文的选题怎么样,他说我们博士论文的选题必须和我们的就业联系在一起,如果和我们的就业不相接,我将来工作找不到。有一个毕业班即将毕业的学生说我现在出去找工作,工作单位问是什么专业,我说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专业,他一听不要,说你们都是搞政治的,我们需要经济学人才,然后我们同学告诉他我这是经济学,他问那你懂数学吗?你会搞计量分析吗?你懂金额吗?你这方面要是不行我们也不要。所以搞政治经济学的博士生就感觉到从这个专业出去不被社会所认可,甚至招到歧视。这是我们调研看到的情况,这种状况呢,我们不在高校工作,这种现象非常普遍,这次也是正式的,中宣部领导要求我们下去,非常之好,非常之必要。

下面我想说一下原因,第一、所有这些现象所反映的问题,我认为根本性的问题是我们目前高等教育从校长到各院院长,这个领导圈已经不在马克思主义学者手里,刚才我谈的这种现象不是一天两天出现的 ,在过去十年,这种现象在中国高校里已经蔓延开了,那么这些校长、书记他们是瞎子啊,傻子啊,他们不知道这种情况?他们心知肚明,就是不去解决,他们实际上在纵容这种东西,他们在认同这种状况,我们共产党的领导在高校里眼看着这种思想被颠覆,无动于衷,麻木不仁,说这些年共产党的领导削弱了,出现了一大批的贪官,现在反贪腐力度很大,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拥护,这点充分肯定。但是中国共产党各级领导干部思想上的不认同马克思主义,放弃马克思主义,根本不知道马克思主义为何物的这样一种状况,谁来管,是不是提到了极高的高度来认识这件事情,我在高校工作了近40年,我认为在中国高校这个问题太严重了。现在越来越多从海外回来的,尤其是院长这一级的,最近这十年,各个高校重薪聘请了海外所谓的专业人士到中国经济学院和管理学院当院长,即使不能全职当院长,你挂职也行,然后在底下再配一个本土的常务副院长,就这么干。

习总书记这么重要的讲话,讲完以后高校是什么反应,只有人民大学、南开大学,我们有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策研究中心。而各个高校领导、校长对这个事情,有谁在组织一个研讨会,我们去网上查查有没有,甚至文件传达都没有,就好像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说,我们现在各个高校的校长、党委书记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建设这件事麻木不仁,不作为,乱作为,胡作非为。

这些情况大家都知道,我就结论性的说一下我的观点,也就是所有这些问题归结起来一句话就是领导圈问题,执政地位的稳定性问题,我觉得现在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坚不坚持已经不是学科问题了,他关系到两件事,一件事情,中国共产党这个事业现在有没有接班人,我认为没有了,这十年中国政治经济学的教育体系已经完全被颠覆了,从中国高校走出来的所有学经济学的人,清一色的是或者说是99.9%都是西方经济学西囊,这些人走到我们党和政府各级领导岗位上,他会把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贯彻下去,执行下去,开什么玩笑,还有那一天吗?还有那希望吗?没有了,所以当务之急把中国高校政治经济学被颠覆这个局面必须纠正过来,一定要采取措施,而且这件事情马上要做,刻不容缓。我要说的就是这些,谢谢大家。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时代安全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12345678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