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社会民主党在执政中对经济社会的治理模式”研讨会

刘碧伟大使发言

时间:2021-12-06 15:24:02 来源: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 作者: 点击数:111

社民党与北欧模式的发展⾛向

尊敬的滕主任和各位领导、同事们,感谢邀请我出席今天的研讨会。当前欧洲可谓处于内忧外患的重要时期,难移民危机外溢影响持续显现,极右排外势力强力崛起,英国“脱欧”前景扑朔迷离,欧洲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治理的走向受到各方关注。上周欧洲议会举行了新一届选举,右翼的人民保守联盟和左翼的社会民主党联盟两大欧洲传统政党势力首次丧失主导优势。有学者说,此次选举折射出时代之变、西方之变和政治之变。欧洲政治生态的变化也让学界普遍担心,欧洲独具特色的社会市场经济和治理模式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今后的走向如何?从这个角度讲,今天会议的主题非常契合当前欧洲形势的发展。我有幸先后担任中国驻爱尔兰大使、驻丹麦大使,对欧洲经济社会治理模式,特别是北欧模式非常感兴趣,也曾开展过专题调研。今天我想谈一些对北欧模式的看法,结合我在欧洲工作的亲身经历,同在座各位进行深入交流,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效果。

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谈谈北欧模式的形成和发展以及未来的走向,同时谈一谈社会民主党对这一模式发展过程发挥的作用。

一、北欧模式的形成和发展

    北欧模式主要指的是北欧国家的福利制度及其经济社会治理体系, 是在特定的经济社会和历史文化背景产生和发展起来的,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发展演进, 经历了萌芽、诞生到崛起、鼎盛,再到陷入危机、进行转型等阶段。19世纪中期,北欧各国开始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当时就出现了对劳工问题、社会保障和社会政策等问题的讨论,并催生了早期社会立法活动。我在丹麦工作时,曾组织过馆员参观丹麦工人博物馆,里面展示了19世纪末哥本哈根产业工人家庭的悲惨生活,楼内没有供水、厕所和排污等设施,十几口人挤在十多平米的房子里,婴儿甚至要放在抽屉内睡觉。在这种情况下,丹麦工会和社民党发挥了重要作用,推动政府立法保障劳工权益。
    19世纪末20世纪初,北欧各国陆续颁布了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和医疗卫生方面的社会保障法律。这些法律制度的颁布实施,不仅确保了北欧各国经济的增长,也推动了北欧社会改革和社会政策的发展。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席卷西方世界,使资本主义制度固有的各种矛盾暴露无遗。在此背景下,形形色色的福利国家理论出台。北欧各国社会民主党发挥重要作用,与农民党建立了联盟,确保全面的福利计划和经济刺激计划得以实施。如1936年瑞典社会民主工人党联合农民党执政,推行财政经济改革,促使经济复苏,并提出建立“人民之家” 型的福利国家口号,实行失业救济、养老金、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险和福利政策。
    二战结束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劳动生产率的空前提高,为进一步推行具有社会规模的福利制度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为了调整本国劳资关系、缓和社会矛盾稳定和巩固金融寡头的统治,北欧国家接连通过了关于养老、残疾、疾病、住房等方面的福利方案。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北欧国家已形成了受到国际认可的福利国家模式,并进入其︎黄金时期。这一点可以从公共开支的迅速提高和政府社会开支所占GDP的比重看出来。1957年,瑞典和丹麦的社会公共开支在GDP中所占比重分别为27.4%和27.1%。1985年,这一指标提升到33.2%和35.1%。在这种既照顾社会公正、又促进经济社会迅速发展的治理模式指导下,北欧各国建立起了“从摇篮到坟墓” 的高度社会福利制度,并围绕这一制度形成了“高就业、高福利、高税收” 为基本特征的社会经济治理制度。北欧地区由原来的“欧洲穷汉” 一跃而为世界上人均产值最高社会福利最发达的地区。
⼆ 北欧模式的问题和改革
  北欧模式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也不是完美无缺的。上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全面推进和新自由主义的不断扩张, 北欧国家面临失业、老龄化、财政、社会制度和文化等多重危机和挑战。经济社会治理也出现不少问题:第一是财政可持续性问题。 北欧福利国家面临的财政压力不断攀升,社会保障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大大超过了其经济发展水平。第二是老龄化问题。日益老年化的人口强化了养老金、医疗保健制度的压力。第三是“福利陷阱” 效应问题。
  丰厚优渥的社会福利导致养懒人的结果,高福利造成了一些人的劳动积极性不高、 劳动效率低下, 养了一批坐享其成的懒汉, 使很多人陷入了对福利制度的依赖, 拖累经济活力和社会就业率。在这一背景下,出现了“瑞典病”、“北欧病”的说法,北欧模式在国际上也受到不少质疑和批评。
  针对上述问题,北欧各国自90年代开始进行调整和改革,
改革主要包括社会福利制度改革、 地方政府改革和新公共管理改革三个方面的内容, 以减少政府负担为改革的主要任务和目标。 如减少向失业人员发放福利金,实施私有化,逐步放开对经济的控制,下调所得税税率,下调带薪病假、产假、儿童住房等补贴,延迟退休年龄,提高政府和公共机构的透明高效和廉洁度等等。譬如,丹麦政府实施弹性退休政策,将退休年龄从以前的65岁提高到目前的67.5岁,并计划2020年要提高到 69 岁。我2年前从丹麦离任时,有丹麦朋友开玩笑说,刘大使在丹麦还是个年轻人,不能让他退休。丹麦从 2001 年以来, 多次对地区和地方政府进行调整,实施了空前规模的改革, 完全改变了地方政治版图,包括撤销省级和大区政府设置,合并减少市政府数量,重新划分中央和地方政府财政和权力职责等等。新一轮改革直到今年才完成。从目前情况来看, 改革成效比较显著。
三、对北欧模式的几点看法
  经过近年来的改革,北欧模式重现活力,在国际上也受到广泛肯定和赞誉。在联合国的人文发展指数、世界幸福指
数、全球最具创新力国家、城市宜居指数等诸多排行榜中,
北欧国家都名列前茅。在很多人看来,北欧是“一个鱼和熊
掌兼得的特殊地区”。包括美国著名政治学家福山在内的学
者认为,北欧模式是解决资本主义制度危机的一种有效方
案,福山本人甚至提出“走向丹麦之路” 的说法。
  对于这一模式,我们要从以下几点来客观认识和看待:
  一是北欧模式的理论基于民主社会主义理念。社会民主党或其他左翼政党在这一模式的形成过程中打下深刻烙印。其根本保障是正确处理一次分配和二次分配, 较好地实现效率和公平的结合。 长期以来, 北欧国家一直采取社会福利 “多元融资” 的方法, 即由政府、 企业、 个人和保险市场共同负担社会福利支出。 正是由于北欧国家建立起了较为公平、 正义的社会福利制度和保障体系, 才使其发展模式获得较高社会认可度, 国民的生活满意度也一直位居世界前列。
  二是北欧国家在社会经济治理上“左右兼顾” 。随着欧洲社民党力量的普遍下降,右翼政党的理念和主张的影响不断加大,欧洲国家的经济社会治理始终在“左右摇摆”。北欧也不例外,在近十多年的改革中,北欧国家力图避免单纯的偏向社会主义民主或是自由市场, 而是将二者的优点相糅合, 继承了社会民主主义理论, 走“第三条改革道路”。 一方面, 北欧各国采用市场经济制度, 大力发展和保留了私有制, 借助市场和竞争激发经济活力; 另一方面, 与传统资本主义国家不同, 北欧国家深受社会民主主义的影响, 在政府内部建立了庞大的公共财政和福利部门, 较为追求社会公平。市场经济体制、 政府调控和社会福利的完美结合, 使得北欧政府实现了经济效率和社会公平的结合, 较好防止了传统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缺陷。
  三是北欧模式只是适应北欧国情的一种社会治理模式,也不能盲目崇拜。从制度上看, 北欧福利国家实质上并没有超越资本主义,只是把私有制为主体的市场经济制度与高福利、高税收的社会福利制度有机地结合了起来。北欧各国并没有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基本矛盾中把握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因此北欧福利国家不可能彻底改变资本主义制度,也就不可能建立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从实践上看,北欧模式也在不断受到冲击和调整,特别是近年北欧国家受欧洲债务危机、难民危机影响,持续调整其社会和福利政策。一些对外来难民、移民的歧视性政策已偏离公平、正义的原则。
  四是北欧模式值得借鉴,但不能模仿照搬。无论从制度上,还是从国情上,中国与北欧国家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别。对于北欧福利国家,我们可以学习其有益经验做法,但绝不能简单模仿、盲目照搬。我们应当从自己的历史文化传统和经济社会现实出发 ,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坚持“四个自信”,自主探索构建一个适合中国国情、独具中国特色的经济社会治理体系。

我在北欧国家工作时,接待过很多国内领导干部赴北欧学习的。基本上是来三天访问一天,转两天就走了,并没有实际接触到社会治理的核心问题。我现在回国两年了,我认为一方面中国和北欧之间的区别在于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问题,在我国只要是彼此不认识的人,有人打招呼会被认为有所企图。我在丹麦、爱尔兰、美国都没有这种感觉,而是一种非常放松的感觉。如果开车在路上停下打双闪,不管认识不认识都会停下来,设法帮助你。另一方面是教育问题,不仅是学术方面教育,还有道德品质的教育严重缺失。所有人关系仅仅围绕着金钱利益展开,而在公共领域方面却无人问津。这些方面就像滕主任讲到的,公共事业方面只要一市场化,迟早就会变味。还有就是我国老龄化问题凸显,丹麦只有550万人口,他们的养老是非常完善的。养老院一般标准是两室一厅,而之中的义工是真正的义工。现在国内的养老机构也很多,但是给我感觉不太一样。接触后发现主要是想从客户腰包里掏钱,养老院一个月1万五六的花费,掏的钱越多,你享受的待遇越好。而我国广大收入中低档人群的养老问题并没有得到完善的解决。这个才是最根本问题,所以目前的养老中心从定位对象就出现了偏差。而这个问题如果市场化的话,企业无法从低收入人群中获得足够的收入来维持机构的正常运转。在这方面,我们学习北欧的社会治理模式和运作方式是值得我们研究的。

丹麦一直号称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幸福指数排名很高),很多领导到了丹麦考察学习,问我丹麦幸福感高的原因是什么。我个人感觉并不是现代化社会的高楼大厦多就是幸福感,而是丹麦居民的一生很少求人(这里指托人走关系,依靠社会治理模式建立公平、公正的制度,平均分配社会资源。因为社会保障措施的完善,可以自由生活,很少受到各方面条件制约)。

另外关于民粹主义这个词的定义,在西方确实是比较编译的。翻译过来的词来源于我国古代文学论语。其实民粹是代表大众之意,没有杂质的,纯粹的含义。

谢谢大家。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时代安全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12345678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