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社会民主党在执政中对经济社会的治理模式”研讨会

刘玉和同志发言

时间:2021-12-06 15:23:17 来源: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 作者: 点击数:116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改革开放40年了。从中央强调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但是我认为提这一点是远远不够的。特别是对学者来说,应该提中国社会主义国际化。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这些是我党“传家宝”不能丢弃,但是同时也应该看到马克思主义没有实际建造社会主义。现在正当中美贸易战时期,这是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逼着中国理念国际化。光是靠打口水仗解释美国对我们的抹黑是不行的,要从系统上去阐述和分析这个问题。先要把美国方面讲清楚,然后到世界范围讲。来充分解释说明中国特设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国过去讲成绩讲了很多,但是问题也是非常多。90年的时候,我们国家GDP排名第四,驻外的外交人员工资排名世界倒数第四。后来国家决定改善驻外人员的待遇才有所改善。在改革开放初期,一个国际机构来评比(世界银行组织),当时中国医疗体制,当时是全覆盖的。在那种医疗水平下,我们国家医疗排名世界第二,这和我们当时的国家整体实力还有人均GDP反差很大的。现在我们国家GDP排名第二,但是我们的医疗排名世界倒数第二。所以我认为咱们国家现在医疗行业的问题太多了。

      我们现在研究北欧模式,实际上中央已经锁定了近期的、中期的、远期的发展目标。但是是以一种什么治理模式来达到目标。原来我在突尼斯工作的时候,突尼斯被世界认为是一种非常理想的社会结构,是橄榄形的。我们现在目标是要达到3亿多的中产阶级,而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橄榄形是远远不够的。这个问题需要好好研究。在以前,我们在做扶贫工作的时候,我们想解决1亿多贫困人口的脱贫问题,因为大家都不富裕,解决吃饭问题相对容易。但是橄榄形结构的时候,只靠“牛奶面包”解决不了问题。实际上“橄榄形”的词来源于西方资本主义的经济学概念,和我国社会主义所需要达到的目标不完全匹配,但是我国的话语权较弱,希望今后我们提高中国的软实力。现在习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命运共同体”是在欧洲政坛上最大的话语权。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时代安全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12345678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