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社会民主党在执政中对经济社会的治理模式”研讨会

刘作奎研究员发言

时间:2021-12-06 15:22:53 来源: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 作者: 点击数:137

目前中东欧社会党有三个部分组成,一个是苏东巨变后,由共产党转变过来的,但是转轨后由于相应美国号召,把大部分共产党员清洗掉了。还有一部分是老的社会党组成的,其次是一些新进的党派。那么他们与西欧社会党既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我认为中欧的社会党给我带来的教训比有益点要多得多。因为他精力了一个大起大落的过程。

他们的崛起是从转轨之后直到2008年,是非常辉煌的时期。长时期与右翼党轮流执政,但是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迅速衰落。究极原因有以下几点。首先社会党没有适应全球化快速发展所带来产业变化和产业转移。因为社会党主要以工人阶级以及中下层百姓为基础的党,而转轨后,中东欧国家很多产业在快速消失。其次很多产业已经服务业化了,原有的工人属性已经消失了。不少人跑到西欧区打工去了。而社民党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导致支持者快速流失。包括党的领导层,缺少执政精英和执政策略问题。加之2008金融危机到来的时候没有及时制定出解决方案。

在现在中美贸易战之际,中东欧国家作为一个鲜明的案例,来说明我们为什么要坚持捍卫我国主要立场。中东欧国家在转轨过程中有两个假设(目标):第一个是金融的高度私有化,导致西欧北欧国家资本流入,最终控制了东欧国家的金融业。在国家想在社会治理方面有所作为时,力不从心。第二是,实体行业引入充分的外部投资后,吸收外部资金、技术、人力从而逐渐掌握这一套技术。发展了三十年后发现,这个目标落空了,西欧把中东欧完全作为一个装备车间来看待。所以现在波兰和匈牙利提出“再工业化、再国有化”。

我们和美国贸易谈判,完全可以把东欧的例子举出来,像美国和欧盟在东欧这个“一脉相承的”国家都能如此,何况是中国。

另外民粹主义政党在希腊体现的比较深刻,核心导向还是要跟着民义跑,那么会出现的问题是,异变不稳定,最终可能失去人民的信任。实际上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是个边缘的党,但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传统政党无法解决贷款问题。但是上台后的政党承诺的既解决债务问题又不紧缩福利,但是最终没有实现。所以这类政党有脆弱性,经过这件事情后,民粹主义无法再度成为主流政党,这种影响还是很深远的。民粹政党认为“有罪的精英与无辜的民众之间的对抗”,即百姓一直是对的,精英一定是错的。而核心思想是百姓喜欢什么政党就做什么,但是百姓所想的并不一定是合理的。真正遇到困难的时候,需要理性的解决方案。我认为民粹主义的名称,我认为应该叫“新民粹主义政党”用来区别和列宁时期的民粹主义。尽管民粹政党有很多问题,但是我国可以以开放的观念,与民粹党开展交流,作为平衡局势的第三种力量。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时代安全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12345678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