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城乡一体化研讨会第四次会议

城镇化要注意阶段性(刘景华)

时间:2021-12-06 14:32:20 来源: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 作者: 点击数:96

推进农村城镇化应该注意阶段性


天津师范大学  刘景华


当前,我国新型城镇化正兴起热潮。农村城镇化是新型城镇化的重要部分,从中央到地方,从基层到群众,都在用极大的热情和精力,推进农村城镇化,一种快速城镇化的趋势在激荡人心。然而,农村城镇化决不是一蹴而就的,它会有一个过程,会需要阶段性地推进。本人作为教育部重大攻关项目《欧洲农村城镇化进程及借鉴意义研究》的首席专家,这几年在欧洲进行了多次深度的田野调查和实地考察;同时根据课题需要(课题的目的是对我国的借鉴意义),我们团队也在国内选了一些考察点,东部有天津蓟县、浙江省,中部有湖南省,重点是邵东县,西部是甘肃省定西市,对如何推进农村城镇化有一些想法,认为特别要注意农村城镇化的阶段性。想从三点来谈。

一、欧洲是农村城镇化的原发性地区,也是最成功的地区。在那里,农村城镇化基本是一个自然性、自发性的进程,因此它经历的时间比较长,阶段性较强。譬如英国,就经历了比较明显的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16~18世纪的乡村工业时期,又被称为“原工业化”时期。(手)工业在乡村较大发展,在工业发展逐步集中的基础上,在农村地区出现了一大批中小城镇。

第二阶段是工业革命时期,原有的乡村工业中小城镇通过工业革命成长为工商业大城市,一方面它们自身的扩张覆盖了越来越多的农村,另一方面是促使其他乡村地区也发展工业,城镇进一步兴起和发展。英国在1851年城镇人口超过了50%,1900年超过70%。

第三阶段,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这时,城市的强大使乡村不再有工商业发展的空间,城镇的分布也已处于饱和状态,不可能再发展新的城镇,因此原有的乡村便开始了改造过程,目的就是使乡村生活方式、生活条件城市化,与城市没有差别。其结果就是今天所看到的英国及欧洲的乡村情况,感觉是住在乡村比城市更舒适。现在住在村庄的人口大多是非农业人口,从事农业的人口不到总人口的5%。

除这三个主要阶段外,其实还有两个准阶段值得注意。一是早在11~15世纪,工商业城镇在欧洲农村普遍兴起(城镇人口约占总人口10%),它造就了一种特殊的城市生活和市民社会,为农村居民所羡慕,这可以看作欧洲农村城镇化的准备阶段。二是现阶段,乡村的资源包括人口资源、文化资源等被国家看成新的“社会资本”,乡村不再只是被动的受益者,而是成了社会发展的新的推力。

二、我国虽然城市化程度已超过了50%,但农村城镇化还只是在起步阶段,快速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初心和愿望是好的,但存在的矛盾和问题也是很多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直面现实。从两方面看。

第一方面,是指导思想上的认识问题。在研究界甚至在决策部门,实际上还存在着指导思想上的唯经济论问题。有的把新型城镇化当作提升GDP水平的手段,认为农民如成为市民,像市民一样生活,就需要市民一样的生活条件,需要住房,需要现代化设施、用品,这样就扩大了消费市场,有利于促进生产。有的认为将资金投入农村城镇化,不如投入大城市建设,认为同样的投入,在大城市资源积聚产出的效益大得多。算这种经济账看起来有道理,但有两个明显问题。一是投入到农村城镇化上来,社会效益肯定更大,如同100元钱给富人和给穷人,起的作用大不一样。富人对这100元钱没有感觉,而穷人却能解决很多问题。二是资金放到大城市建设,那不是进一步扩大了城乡之间的差距、大城市与小城镇及农村之间的差距吗?所以新型城镇化的出发点究竟是什么,值得我们思考。

第二方面是实践问题。各地各级对推进农村城镇化都在动脑子、想办法,找突破口,但在具体实践中会遇到许多难题和问题。我在考察调研时就了解到一些值得注意的现象,特别是镇这一级。

如甘肃定西市的巉口镇,这里在省市的帮助下,利用靠近高速公路和铁路的优势,在镇区旁边建立了工业园区,引进了不少高新企业。然而问题也来了:一是这些高新企业需要比较多的是技术工人,而本镇农民文化素质低根本就不能从事技术性工作,只能充当普通的没有技术含量的体力工人,因此工业园区不能很好消化本镇农村的多余劳动力;第二点与第一点相联系,即那些来自外地及城市的技术工人,一般都是单身一人在工业园区工作,不带家属来,或没有家属;而来自本镇农村的普通工人,一是人不多,二是他们家就在附近,没有举家迁往镇区。总之,镇区人口没有大的增加。这样,虽然建立了工业园区,但人气不旺,镇区的服务行业包括商业也就不怎么发达,这是镇领导最感头疼的难题。

又如湖南邵东县的几个镇,在城镇化建设中各有苦衷。廉桥镇这次列入了全国127个特色小镇建设(湖南共5个),它以中药材交易著称,称为“南国药都”,是南方最大的中药材集散地,全国第三大中药材市场。镇长说了很多情况。广东有家大医药公司想在这里建立基地、开发新药,但镇上苦于没有用地权,县里国土局很难批地,所以只有告吹。另外,明明有很多违章建筑、违规经营,但镇上无执法权,只好苦苦地做工作,做不通一点办法也没有。邵东县还有个火厂坪镇,民国年间就是冶炼之乡。现在除了铁制品很有名外,还发展了运输业(该镇农民有1000多辆大货车),雇用的外来司机多,还带来了家庭;该镇区还有个省级重点中学,陪读的家长多,所以镇区的人气旺、服务业发达。但他们的苦衷是,镇本级财政收入少,无力进行市政基础建设,如路灯系统、垃圾清理系统都没有,政府不投资,没有利润也引不来社会资本。镇长甚至希望我呼吁,说如果国家没有大规模的财政投入,城镇化最好不要全面铺开,而应一步步来。他还谈到,现在农民群众的致富期望值高、维权意识又很强,这就产生了很多矛盾,往往是工作还没开展,各种高要求就已提出,难以招架。旁边有个杨桥镇,早几年县里在那搞城镇化试点,在镇区(靠近高速公路和省道)搞住宅小区,结果农民们没兴趣。建了8栋住宅楼,只有2栋完工,1栋入住,其余6栋成了烂尾楼。

邵东是湖南省经济比较发达的县(排位11、12),它尚且如此,中西部广大农村地区的情况就可想而知了。

三、对阶段性推进农村城镇化的几点认识和建议。

第一,一定要改变观念,弄清楚农村城镇化的出发点究竟是什么?农村城镇化不应该被当成推动经济的手段,而应该成为一个社会发展目标,要强调社会效益,即要通过改造农村,使农村人口具有与城市人口一样的素质和能力;使村镇具有与城市一样的生活条件、一样的生活方式;使乡村更加美丽、舒适,成为城乡人民共同的家园。

第二,对推进农村城镇化要有分阶段的中长期规划。不能急于求成,无论是从经济支持上,还是从观念转变上,都不可能做到一步到位。即使经济支持上能做到,但传统观念在现有中老年农民中根深蒂固,譬如故土难离、安土重迁等等,即使转变也有个较长过程,有的也许转变不了,不能强制推行。思想观念的转变具有长期性、滞后性,农村城镇化如果分阶段推进,那么就可以靠时间来消化和淘汰旧有的生活观念和生活方式,急于求成反而有可能事倍功半。

第三,阶段性也体现在全国这盘大棋上,只要各地根据自身实际和自身条件出发,规划城镇化时,有选择地、有梯度地推进,有条件的地方先搞,自然而然就会体现阶段性。目前的特色小镇建设,是阶段性推进农村城镇化的很好尝试。

第四,要分层次地细化思考和规划。农村城镇化主要在县以下地区。处理县城建设与县下镇区建设,镇区与镇下村庄建设,都是值得深入细致思考的。目前一般都重视县城(尤其是希望改市的县),同时也应明确镇的责、权、利,以极大地调动和发挥镇的积极性为原则。镇也不能只顾镇区,镇与村之间也要很好协调,责、权、利明确。

总之,我的发言归结为三句话:农村城镇化是新型城镇化的最重要内容;农村城镇化应该是一个社会进步目标,不能以经济指标来衡量;农村城镇化虽然可以强力地快速地推进,但更应该注意它的阶段性和长过程。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时代安全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12345678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