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郑新立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

时间:2021-12-06 15:28:17 来源: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 作者: 点击数:132

郑新立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执行会长发言并总结讲话

(录音整理)我想讲这么三点:

第一,尽管我们大家有不同的观点,但是总的来讲要按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和方法来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一点大家都是一致的。改革开放38年,我觉得我们党这么多体制的、理论的创新,和生产力发展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创造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基地,我们有必要按照习主席讲的精神,把这些年我们的创新按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理论加以总结、提升,比如说我们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这是我们改革开放总的理论基础。第二,我们提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这个解决了以后,是公有制和市场经济融合。93年我们提出市场经济的时候,西方经济学家讲除非你把国有经济全部私有化,否则市场经济不能。我们共产党比较聪明,走了两权分离,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立,发展以产权多样化为基础的股份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就是公有制和市场经济融合,我们国有企业也可以到美国去上市,这个我认为也是突破,非常具有意义。第三,就是分配上,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形式共存,资本、劳动、技术、管理都可以参与分配。这个激发了人们的劳动热情和创造热情,我们资本的社会化越来越多的人有财产性收入和劳动收入结合起来,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里面这是一个重大突破。第四,我们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用商品经济的办法来发展生产力,这个也是我们的创造,我们国家缺少商品经济发展的阶段,从自然经济一下子到了计划经济,现在我们进入市场经济的办法来发展生产力,这个和马克思讲的资本主义尽管有很多毛病,但是在100年来创造的生产力超过了人类历史的总和,我们这37年创造的生产力超过中国历史上多少年的总和?市场经济魔术般的把生产力呼喊出来了。第五,是农村的改革,率先突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现在有的地方搞了合作制,三中全会又突出了很多农业制度的改革在落实,把农村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第六,提出现代企业制度,过去我们国有企业改革,改革开放以后,是折腾的最多了,最开始是改承包制,开始利改税,有的领导同志讲:承包税是社会主义的,利改税是资本主义的,最后终于找到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国有企业改革走上了正确的道路。这个也不简单,现在我们国有资本总体上搞了几十万亿,影响力那么大,国有企业也很好,建立现代制度。第七,建立宏观调控体系,计划、财政、金融三者既互相配合又互相制衡,而且我们不断的完善调控的经验,改革开放前20年,我们始终在周期性的大起大落中过来的,但是90年代之后,我们完善调控体系,热的时候踩踩刹车,冷的时候踩踩油门,运行的周期。所以21世纪之后进入了长达10年的黄金增长期,这是我们宏观调控变得聪明了。有了很多宝贵的经验。第八,开放性技术体系,通过开放引进技术,引进管理,功不可没。至少这些重大的突破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突破,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精华之处。我想我们应当把这些东西梳理出来上升为理论,上面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对接,另外,我们有哪些发展?为什么有这些发展,我们搞一个现代的政治经济学与我国初级阶段国情相适应的一个阶段,所以习总书记提出来的任务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我想我们肩负着一个任务。这是我听了大家的发言之后有这么一点感想。

二、我有这么一点建议,王院长还有邓院长你们掌握一定的资源,我们今天参加会议的专家,写一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我们写这么一本教科书,会后再磋商一下,。

三、我们怎么能聚焦上对当前改革和发展中间的重大突破问题的研究上。这五年的治理能力不敢恭维,花了五年,产能过剩、经济下行、通货紧缩、汇率下降。我再和大家讲一个不好的消息,去年我们比美国的经济总量增量差了1000多亿美元,美国是17亿美元,增长速度是2.4%,我们是11亿美元,增长是6.9%,人民币比美元贬值了5%,那么实际上6.9-5剩1.9了,这样去年中国按美元计算GDP的增量,比美国少了1000多亿美元,改革开放38年,我们一直和美国的差距在缩小,去年拉大。我昨天晚上1点才睡,人民日报约我写一个稿,他让我供给侧改革的理论,现在有一些认识的误区,对这些误区,然后写写意见。昨天写这个文章我写了4000字,我认为认识上的误区有四个:第一,强调供给的重要性不是意味着就可以忽视市场需求。现在我们总结来讲需求还是很大的,供给过剩要看需求有针对性的解决,你用改进、调整供给结构类解决产能过剩问题,不对路子。供给和需求是一个矛盾的统一体,没有需求的供给是无效供给,没有供给的需求是望梅止渴。第二,认为我们现在太多了,在判断货币松紧程度时候,只看经济的货币管理,不看经济的,去年我们m2是一万三千多亿,2.03%,光说这一个指标不行,我们大概是价值4000的时候,我们的股市价格亿,现在下降到3000,大概是亿,相当于GDP的比例不到50%,发达国家的证券化利益都在1%-3%,我们金融结构是以间接融资为主,直接融资为辅,所以货币化高一点是必要的、合理的,只讲货币化率不讲证券化率,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第三,我们社会上人类增加环境治理是减缓经济发展,而不是促进经济发展,因为环境是共享性的经济财富,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找到一个共享性的公共产品的机制,这种方式可以把社会投资、公共存款引向供给上来。第四,更有针对性了,就是我们提出农村土地所有权与用益物权的分离,不是否定农村土地的公有制,而是对农村土地公有制实现方式的完善。十八届三中全会所有关于农村土地改革,我认为改革的核心是实现所有权与用益物权的分离,而且这个改革是借鉴国有企业改革的成功经验,国有企业之所以能市场经济融合,就是所有权和用益物权的分离,而且我们规定国有企业对他占有的财产拥有法定所有权。可以抵押、担保、转让,出售都可以,但是资金的价值总量,至于实物的形态不管,所以我们农村土地的改革只有迈出这一步,农村土地集体所有者才能和市场经济融合。

然后下一步供给侧的改革我认为聚焦到两点:第一,聚焦到城乡一体化,尽快的拿农村,激发出来,比如说十三五时期,以农村地为抵押,撬动银行贷款,20万亿投到农业现代化、新农村建设和农业化上来,我们农村的面貌就会有一个大的变化,城乡收入也会大幅缩小。德国是一个城市化的国家,有60%-70%住到小城镇里面,所以第一招就是城乡一体化,第二就是大力推广ppp模式,增加供给,把社会投资、银行贷款投入到环境的投资,交通的投入,教育的投入,医疗的投入,社会保障的投入,信息、文化的投入。咱们用大家的智慧帮帮国务院,去年国务院尽了最大的力,去年的财政政策很积极,认为搞了5万多亿投资,光做不发,打个电话报项目,发改委一弄,国开行。银行、央行去年5次降息,但是做法大打折扣,原因就是干的是一回事,上面理论指导与干的脱节,就失去了动员群众的机会,对当前的紧要问题大家也动动智慧。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时代安全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12345678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