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瑞金论坛

(瑞金论坛)彭光谦:发扬人民军队光荣传统,履行新时期党赋予我军的新使命

时间:2022-01-09 23:30:01 来源:瑞金论坛 作者:彭光谦 点击数:277

新闻摘要:彭光谦在首届“瑞金论坛”发表演讲


发扬人民军队光荣传统,履行新时期党赋予我军的新使命

彭光谦


中国共产党走过了光荣的百年征程。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发展史,也是我们党创建和领导的人民军队从无到有、由小到大、由弱到强,艰苦卓绝的奋斗史,是英勇善战,不畏强敌,坚决抵御外来侵略,维护国家主权、安全与发展的凯歌行进史。


(一)要不要建立一支党领导的军队,用革命的武装反抗武装的反革命?


我们党并不是从早年一开始就自觉地认识到建立一支党领导的革命武装的极端重要性与迫切性的。大革命时期,对于建立共产党直接领导的武装力量,当时的领导人并未给予足够重视。北伐开始前,黄埔军校毕业生中有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2000余人;各地从逃散的敌军手里夺取大量武器弹药,但当时的领导人却反对利用这些有利条件发展党直接领导的革命武装。北伐战争开始后,当时的领导人只同意派少数共产党员去黄埔军校学习,要求从事工运和农运的同志“绝对不可令之抛弃工作前去”军校。强调在国民革命军中从事政治工作的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只注意政治宣传的事,而不要干涉到军事行政上的事”,主动放弃对于武装力量的领导权。1927年“4·12反革命大屠杀,三天内,上海工人300多人被杀,500多人被捕,5000多人失踪,先后数万名共产党人倒在了血泊之中。反动派大屠杀的血雨腥风唤醒了共产党人。八七会议上,毛泽东响亮地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著名论断,强调不要枪杆子必须拿起枪杆子,号召用革命的武装反抗武装的反革命。


1927年8月1日,以周恩来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以及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人,领导中国共产党掌握或影响下的北伐军2万多人举行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反帝反封建斗争、创建人民军队、武装夺取政权的开始。1927年9月9日,湘赣边界在毛泽东为书记的前委领导下的秋收起义爆发。秋收起义从进攻大城市转到向农村进军,这是中国人民革命发展史上具有决定意义的新起点。1927年张太雷、叶挺、叶剑英领导的广州起义是对国民党反动派屠杀政策的又一次英勇的反击。1928年4月中旬,秋收起义部队与、南昌起义部队和湘南农军在井冈山实现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会师,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揭开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斗争的新篇章,奠定了人民军队的组织基础。


(二)要不要坚持政治建军原则,脱胎换骨,建设一支新型的人民军队?


有了人、有了枪,仅仅从组织形式上建立一支军队还是远远不够的。问题还在于我们究竟应当建立一支什么属性的军队?是因袭旧军队的老模样,还是按照无产阶级的面貌,建设一支完全不同于一切旧军队的人民军队?怎样才能真正建立起一支崭新的人民军队?


当年高举义旗,从大革命烈火中冲杀出的部队毕竟是一支以农民为主体的军队。农民阶级局限性和旧军队习气不能不以各种方式表现出来。如何在农村革命战争环境中,把这支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军队,按照我们党的纲领、宗旨、原则改造成为一支党领导下有理想、有觉悟、有纪律,能担负起革命重任的无产阶级新型军队,是一项极其艰巨的历史任务。


1927年9月9日,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军队转移至江西永新三湾。前委决定在三湾对这支已不足1000人部队进行整顿和改编。其中一个重要举措就是把共产党支部由过去建在团上,改为建在连上,班、排建立党小组,营、团建立党委,等等,从而加强了党对部队的领导,密切了官兵关系,严格了内外纪律,成为人民军队建设的良好开端。


1927年10月中旬,南昌起义余部1500余人,进入赣南天心圩,朱德在陈毅协助下对部队进行初步整顿,10月底在大庚、11月上旬在上堡又连续两次整顿部队,重新登记党、团员,成立党支部,严格组织纪律。“赣南三整”与“三湾改编为建设人民军队打下了基础。


尽管如此,这支由农民组成的军队要脱胎换骨,摆脱旧军队的影响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在一个时期内,一些旧军队的习气仍时有表现。例如,仍然有人认为军队自古就是打仗的,军事好一切都好;当兵吃粮,理所应当;主张“司令部对外”;组织纪律松散等等。如何巩固党的领导和明确红军性质,迫在眉睫。如果不及时解决这些问题,对执行革命任务妨碍极大。


为集中解决军队建设中的根本性问题,系统纠正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彻底改造这支农民武装,1929年12月28日,中共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在闽西上杭古田镇召开。120多位代表经过两天的热烈讨论,通过了毛泽东亲自起草的《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即古田会议决议)。这是我军建军史上里程碑式的决议。它明确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规定了中国共产党对红军绝对领导的原则,规定了红军中政治机关和政治工作的地位,规定了红军处理内外关系的准则。古田会议决议充分体现了首先从思想上政治上建党建军的理论,系统回答了在农村进行革命战争的环境中,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党和军队,如何建设成为无产阶级先进政党和新型人民军队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是建党建军的纲领性文献。古田会议提出的建军原则和制度,经中央认定和推广,在红军其他部队中也得到逐步贯彻和实行。古田会议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建党建军学说,是人民军队实行政治建军,完成无产阶级军队质的转变的重要标志。


80多年后,2014年10月,在我军发展的新时期,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亲自决策、亲临指导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在古田隆重举行。这次新古田会议,针对在历史进程中军队建设出现的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重温古田精神,正本清源,革弊鼎新,从古田再出发,传承红色基因,让理想信念、党性原则、政治工作威信在全军再确立、再扎根,从而汇聚起强军兴军的精神力量,迈开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新征程。新古田会议在新的重要历史时刻,端正了这艘巨轮的航向,给这支军队注入了新活力,赋予这支军队以新的生命。


(三)要不要坚持战斗力标准,保持我军战斗队的英雄本色?


军队是专政的工具,是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无产阶级军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柱石。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人民军队永远都应当是一支献身使命,忠诚于党,决胜疆场的战斗队。


我军是迄今世界上唯一一支先后与两个超级大国的军队及其仆从军交过手,保持不败纪录的英雄军队;是把数百万野蛮凶残的日本法西斯侵略者彻底赶出中国国土的铁血之师;是摧枯拉朽,打垮800万反动派武装的无敌之师;是以劣胜优,以少胜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威武之师。


在战争年代,在严酷的战场上,面对每日生死存亡的战争威胁,我军经受住了血与火的考验。但进入相对和平时期,承平日久,一部分人开始怠惰起来,以为可以当“和平兵”了。有的甚至腐化变质。还有的主张让军队“自我发展”。这种自毁长城的想法与做法,不能不严重削弱我军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以至国内外敌对势力一度以为有机可乘。当代超级海盗竟胆敢在公海上劫持我大型货轮;现代帝国舰机竟光天化日之下,悍然撞沉我升空警戒的战机;战争狂人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万里奔袭,丧心病狂地轰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教训是深刻的。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却这段历史的记忆,中国军队决不允许这样的历史重演。


古人云:“国家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兵者,百岁不一用,然不可一日忘也。”“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以不可攻也。”中国先贤的这些经典之论,是中国军事智慧的结晶,充满了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我们酷爱和平,但和平从来没有人恩赐,我们反对战争,但战争从未远离我们。当今世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依然横行无忌。现在远不是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坐享太平的时代。备战方可言战,能战方能止战。我军永远是一支战斗队。在老虎改变吃人的本性之前,这一点须臾都不能含糊,不能动摇。


习主席强调指出:“军队是要准备打仗的,一切工作都必须坚持战斗力标准,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军队根本职能是打仗,这一特有属性要求我们,必须把战斗力标准作为一切工作根本遵循,须臾不能偏离或放松。要牢固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确保部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习主席的指示再次为军队战斗力建设指明了方向。


(四)要不要建设一支世界一流的人民军队,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保驾护航?


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这支军队建设的标准应该定在哪里?一个时期以来,总是有股势力喋喋不休,叫嚷我们的“国防支出多了”,“航母是多余的”,“中国应该销毁核武器以取信于美国”。按照他们的意思,中国军队最好永远停留在石器时代,连一支打狗棍都不要准备,千万不要惊吓了他们主子的清梦。


难道我们只能跟在别人后面爬行?难道只能满足于用血肉之躯与用先进的导弹核武器武装起来的邪恶势力赤手相搏?早在1938年11月,还在抗日战争的艰难岁月,在六届六中全会关于《战争和战略问题》报告中,毛泽东主席就高瞻远瞩地指出中国抗日战争到战略反攻阶段,军队将由低级变到高级,“中国型的将变到世界型的”。(《毛泽东选集》第2卷550页)


50年代,毛泽东主席就曾立下誓言:“一定要建设强大的海军。”1975年5月,毛泽东主席生前最后一次出席政治局会议,病中的毛泽东主席,紧紧握着时任海军第一政委、政治局委员苏振华的手,语重心长地交代说,“海军要搞好”,他伸出一个小指头说,我们的海军只有这样大,然后他伸出大拇指说,将来要这样,要“使敌人怕”。这是毛泽东主席晚年着眼世界风云,对人民军队建设的重要嘱托。


为什么在早在80多年前艰难的抗日战争岁月,在国家财力物力极其短缺的50年代、70年代,毛泽东主席就反复强调要建设一支“世界型”、“让敌人怕”的强大的现代化军队?


这是因为我们不是无足轻重的小国,一举一动不能不影响全局。在联系日益紧密的当今世界,我们不可能关起门来发展。我们是在垄断资本主义汪洋大海的包围中建设我们的家园的。我们面前并不是铺满鲜花的林荫大道,而是横亘着无数荆棘险阻的危途。有些人心怀鬼胎无端猜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抢了他们的风头,夺了他们的交椅,砸了他们的饭碗碗。垄断寡头们,大大小小的强盗,无不把中国的发展、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必欲去之而后快。他们锁定中国为头号敌人。他们利用长期积累的经济和军事优势,加紧研制各种以高新技术为特征的杀人手段,乃至种种灭绝性武器,试图窒息中国的发展,毁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前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复兴五千年灿烂的中华文明,要再造中华民族的历史辉煌,我们不能不估计到最凶险的可能性。过去我们“一穷二白”,只能立足于以劣胜优。今天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力争相对优势,掌握一切可能掌握的有效手段,与最邪恶、最卑劣的敌人进行较量,努力慑战、止战、胜战。


列宁说过:“一支军队不准备掌握敌人已经拥有或者可能拥有的一切斗争武器、一切斗争手段和方法,谁都会认为这种行为是愚蠢的甚至是犯罪的。”近代中国之所以迭遭列强欺凌,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当西方列强以工业时代的洋枪洋炮打进来时,中国只能以农业时代的大刀长矛迎战,这种武器装备上的“时代差”不能不说是中国落后挨打的重要因素之一。我们不是黩武主义者,无意与任何人“比宝”,更不会以军事优势欺负人。但我们不能永远甘于技术上曾经的落后状况。中国人有能力、有志气,发展必要的自卫手段,努力做到,敌有我也有,敌无我也要争取有。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战场上没有亚军,只有冠军。在军队现代化上,落后一分,国家安全风险就要增加一分。在同样条件下,我们的现代化水平越高,作战手段越先进,胜利的把握就多几分,就会少付出血的代价。


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敌人的挑战,建设世界一流的军队是时代的迫切要求。所谓世界一流,就是一流的战斗意志、战斗风貌,和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一流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人民战争理论与战争指导艺术,一流的信息化、智能化的先进武器装备体系,一流的科学合理的军队结构和体制编制。就是要让一切敌对势力在这支强大的人民军队面前瑟瑟发抖,不敢轻举妄动。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任何国家从立国那天起,就要强兵备战,抵御外来势力侵略,以保障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安全,民族的发展。人民军队是中华民族站起来的脊梁,富起来的保障,强起来的铁掌。这三者是完整统一,密不可分的。其中站起来是基础,是前提,强起来是根本,是关键。没有站起来和强起来就不可能真正富起来,即使一时富起来,也是表面的、没有根基的,最终会得而复失。


当前,中国国防建设从前一个时期的维持型,逐步走上了适度发展型的轨道,国防和军队建设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大幅跃升。新一代武器装备的列装进一步增强了中国国防实力,为维护国家安全和主权完整提供新的强有力的手段。新时期我们我们的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是与新时期国家的基本需求相称的。所谓与国家需求相称,主要是与中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面临的安全威胁与安全需求相称,与国家国内外发展利益需求相称,与中国应当承担的国际责任相称,与世界军事革命的新形势新挑战相称,与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称。其中,特别需要强调的是:


一与国家面临的安全威胁与安全需求相适应。当今世界正面临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深刻的信息化、智能化军事变革。如果说以前军事技术的发展只是人的体能与技能的延伸,当今世界军事变革日益体现为人的智能与大脑的延伸。智能化指挥控制系统、智能化化作战平台正日益主宰现代战场。维护国家尊严、国家主完整权与安全是人民军队的神圣职责,老祖宗留下的领海、领土一寸不能少,祖国统一大业一定要完成。中国人民解放军任重而道远,人民军队的现代化水平只能提升,不能削弱。


二是与日益拓展的国家发展利益相适应。随着我国发展利益日益突出,对国防能力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我们不仅要维护我国国土之内的安全利益,还要维护发生在国土之外的国家安全利益;不仅要维护陆地国土利益,也要维护海洋国土利益;不仅要维护政治、军事等传统领域的安全利益,也要维护金融、能源、信息等非传统领域的安全利益;不仅要确保粉碎任何针对我国的武装入侵,而且要尽可能预防与慑止针对我国的可能的战争挑衅,确保国家发展所必需的战略机遇期不受冲击。这些对我们来说,都还是一个新的艰巨课题。


三是与国家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保障能力相适应。由于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要集中精力进行经济建设,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生活需要,我国国防投入将始终是有限的。我们的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不会超出我们经济支持能力。即使我们的经济有较大发展,在财力物力上的保障上也是适度的。与一切军事扩张主义者不同的是,我们武器装备的发展始终服从我们国防的防御性质。我们发展新的武器装备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维护国家主权与安全,而不是为了炫耀武力,更不是要凭借武力对外扩张。中国无意参与任何形式、任何领域的军备竞赛。我们开发先进武器装备只是多几件看家护院的自卫手段,使中国国家安全多几分把握。在仍然有人信奉丛林法则的今天,没有正义的力量是邪恶的力量,而没有力量的正义则是苍白的正义。中国国防实力越强大,中国在处理涉外事务上就会越自信,中国对地区稳定和世界和平的贡献就会越大。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只能以实力求和平,以实力争机遇,以实力卫国权,以实力保发展。中国努力提升国防现代化水平,除了那些执意危害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的“台独”分裂主义者和那些对中国别有所图的人会感到不舒服,不会对任何人构成威胁。


温故而知新。在党百年华诞之际,回顾党缔造和指挥的人民军队的发展历程,我们豪情满怀。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从土地革命、抗日民族战争、解放战争、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一路走来,形势和任务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但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政治建军原则、军队的民主制度和不怕艰险、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等红色基因,跨越时空,历久弥新,不会变也不能变。新一代的中国军人要不忘初心,不辱使命,使红色基因代代相传,在强军兴军的伟大斗争中,向党和人民交出合格答卷。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 彭光谦  2021年4月25日)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时代安全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12345678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