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之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往事之鉴
驰骋在高邮湖畔的抗日义勇团

时间:2022-01-09 21:24:33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姜瑞荣 李顺华 点击数:25

  ▲陈文

  抗战全面爆发后,陈文在江苏镇江,组织抗日义勇团,并自任团长。两年间,他在中共党组织和新四军的指导、帮助下,率领抗日义勇团纵横驰骋在高邮湖畔,与日伪军作战百余次,沉重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用生命谱写了一段令人荡气回肠的抗战传奇。

  创建民间抗战武装

  陈文安徽省郎溪县毕桥镇人,生于1902年,幼年时行侠仗义,爱打抱不平。1926年,他自费组建地方民众自卫武装,积极声援北伐战争。1928年4月初,陈文率部接受中共郎溪特支的改编,作为副总指挥领导了郎溪农民暴动,攻占郎溪县城,并多次打退了国民党军的进攻,后在国民党当局的重兵“围剿”下,部队溃散。陈文杀出重围后,为躲避国民党的通缉,辗转到高邮湖西送驾桥易名隐居。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陈文目睹祖国大好河山落入魔掌,痛感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决心用实际行动来抵抗日军的侵略。这年冬,他前往江苏镇江,秘密召集抗日志士组成一支数十人的“抗日义勇队”。接着,又收编了一批溃退散落在沿江农村的国民党军散兵游勇,扩编成留守团,改称“抗日义勇团”,陈自任团长。是年12月,抗日义勇团转移至扬州北乡的公道桥一带进行抗日活动,随着各地进步青年纷纷参加,部队很快发展到300多人。不久,抗日义勇团北渡高邮湖,进入湖西(今金湖县境内)横桥镇进行休整。第二年初,抗日义勇团已发展为拥有近1000人枪的队伍,组成5个大队。

  连战连捷,威震苏北

  1938年春节,陈文率部主动出击,与日军展开了一系列战斗。2月的一天傍晚,一支100余人的日军从扬州方家巷出发,进攻公道桥镇。陈文闻讯后命令驻娄庄的部队撤掉桥头警戒线,放敌人进镇。待敌人进入镇内,埋伏在镇内的抗日义勇团官兵突然向敌人开火,敌人遭到打击,死伤惨重,急向镇外退去,又遭到埋伏在镇外的抗日义勇团官兵的夹击。战斗中陈文不幸负伤,但仍然坚持指挥。经过激战,抗日义勇团消灭日军40余人。

  不甘心失败的日军于2月中旬以400余人的兵力,第二次进犯公道桥镇。陈文事先获得情报后,派人分头埋伏。经过激烈战斗,抗日义勇团不仅再次打退了敌人进攻,并取得毙伤日军100余人,缴获步枪60余支、短枪6支、机枪4挺、军刀3把、子弹2万余发、手榴弹100余枚、马2匹的战果。

  此后,陈文率部继续出击,于2月22日深夜袭击了扬州西郊军用飞机场,烧毁敌机4架,歼灭机场敌守军1个班。部队在胜利撤离机场途中,陈文获悉驻扬州日军第三次奔袭公道桥镇,当即命令部队抄小路跑步前进,赶在日军之前回到公道桥镇。日军冲进公道桥镇后,遭到陈团的迎头痛击,死伤数十人。3月下旬,驻扬州日伪军又一次侵犯公道桥,被抗日义勇团击毙100余人。4月上旬,日伪军集结重兵再犯公道桥,陈文以坚壁清野的计策使之扑空,并乘虚派便衣队袭击扬州伪警察局和伪江都县政府,击毙日伪军多人。

  抗日义勇团连战连捷,声威大震,队伍迅速发展到近2000人,成为苏北抗日的一支劲旅。此后,抗日义勇团再接再厉,相继进行了百余次战斗,有力地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同年7月,日军扬州司令官调动仪征、天长日伪军1000多人分3路向大仪、公道桥猛扑,被陈文诱入伏击圈内,打死打伤400多人。当时国民政府的报纸、电台对抗日义勇团的抗日事迹多有报道。

  随着抗日义勇团越战越强,其活动范围也不断扩大。为防日伪的反扑和国民党顽固派的偷袭,陈文选定在高邮湖西(今金湖境内)建立了一块可靠的根据地。他率领驻扎在送驾桥、郭集、菱塘一带的部队再次北渡高邮湖,进驻闵家桥,不久将团部迁到了塔儿集。

  在驻防湖西期间,陈文名义上使用国民党“苏鲁皖第五战区游击总指挥部第三路军第二团”的番号,对外仍用抗日义勇团印信。他一面积极开展抗日宣传工作,用多种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进行抗日宣传,一面派人帮助区乡组织起民众自卫队,发展当地民间抗日武装,还建立起妇抗会、儿童团等组织。到1939年春,抗日义勇团已发展到3000余人,并改称为“抗日义勇总团”。部队有3个支队和7个直属大队,除直属第一、第二大队驻金湖境内外,其他各部分驻天长、高邮、仪征、扬州等地,并开辟了地跨扬州、江都、仪征、高邮、宝应、淮安、盱眙、天长等方圆500余里的游击区。此外,抗日义勇总团还设有巡湖大队以控制高邮湖;团里还设有包括宣传队、话剧团和前进报社等部门的战地服务团,有男女团员100多人。由于他学习新四军,制定纪律,严禁部下扰民、乱征关税,在防区内致力发展生产,博得了民众的好评。因而防区内民众安居乐业,呈现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不久,陈文把“抗日义勇总团”改名为“江都抗日自卫支队”,陈文任支队长,李小洲任秘书长(中共地下党员),邱剑鸣(中共地下党员)等任参事。

  主动寻求党的指导

  1939年春,新四军挺进纵队渡江北上。为了引导这支部队成长为真正的抗日武装,陈文派团部参事邱剑鸣前往中共苏北地方工作委员会及新四军挺进纵队,请求派人来团协助举办教导队,以提高部队的政治和军事素质。邱剑鸣将情况向中共苏北工委汇报后,工委经研究后认为这支部队可作为团结、争取的对象,在向上级汇报后,派工委组织委员吕镇中和陈淦前往,新四军五支队也派人开展工作。

  吕、陈二人来到团部后,向陈文提出:准备按抗大和陕北公学教学方法办干训班;同时要求在部队中发展中共党员,建立党组织。陈文当即表示“这正是我邀请你们来的本意”,并指派邱剑鸣配合吕、陈共同抓好干训班工作。

  在陈文的全力支持下,第一期干部训练班——教导大队很快在塔儿集的一座大庙里办了起来,干部训练班使用的课本是《论新阶段》《论持久战》等。吕镇中和陈淦将200人左右的教导大队分为军事、政治两个队——军事队学员大部分是抽调的连排年轻干部和直属各部门工作人员,政治队学员以宣传队为基础,吸收一部分青年学生。干训班的政治教育主要是向学员讲述共产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和政策,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知识。这些活动的开展,提高了学员的政治觉悟和军事素质,使部队面貌焕然一新。

  不久,在教导大队政治队学员中涌现出了一批决心跟共产党走的积极分子,吕镇中等经过认真培养和考察,先后在政治队中秘密发展了10多名共产党员。1939年7月,经中共苏北工委批准,部队成立了中共陈文部队支部,由吕镇中任支书,陈淦任组织委员,邱剑鸣任宣传委员。

  喋血高邮湖畔

  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听说这支部队有“赤化”倾向,于是决定调兵“围剿”。1939年7月,韩德勤秘密设立了“歼陈指挥部”,集中十个团的兵力水陆并进,封锁了这支部队与新四军的联系,准备对塔儿集发动突袭。8月7日,战斗打响。当时,江都抗日自卫支队团部守备力量薄弱,周围的闵桥、塔儿集一带只有教导大队两个连和干训班两个队以及一些后勤人员。韩德勤部发起猛攻,遭到江都抗日自卫支队猛烈回击。激战至8月9日晚,江都抗日自卫支队被迫退守闵桥,连夜乘30余条船,南渡高邮湖,向天长小关方向突围,向西挺进,靠拢安徽的新四军。

  第二天拂晓,江都抗日自卫支队团部和教导大队到达小关河口时,不巧这一天南风很大,所乘的船被刮到一个叫马槽滩的水荡里搁浅,陈文只好带人弃船上岸,陷入韩德勤部队的重围。陈文命令突围,经过激战,部队终于突破了韩军防线,夺取了小关镇。但在继续西进中,江都抗日自卫支队又遭到闻讯赶来的国民党军顽固派优势兵力的围攻,又陷入苦战。

  此时,陈文率部与顽军已经浴血奋战三天三夜,早已筋疲力尽。为了保护学生和部下的安全,陈文一面让吕镇中带领其他人迅速掩蔽起来,一面自己带领身边几个人高喊“我就是陈文!来抓我吧!”并向相反的方向跑去,将韩部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陈文被俘后,被押送到蒋坝的韩德勤“歼陈”指挥部,被打得遍体鳞伤,却毫不屈服,挥笔写道:“爱国有责,抗日无罪。陈文何罪之有?”10月,韩德勤下令将陈文杀害。陈文牺牲时年仅37岁。

  由于陈文拒不交出中共党员的名单,江都抗日自卫支队中的中共党组织一直没有暴露,因而10多名地下党员也相继脱离虎口,他们中的一批骨干后来又被党组织派回到高邮湖以西地区,开拓抗日根据地,重新奋战在抗日前线。

  (作者单位:江苏省金湖县政协文史委)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时代安全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123456789@qq.com

要闻动态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