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卫兴华 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

时间:2021-12-06 15:31:31 来源: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 作者: 点击数:131

卫兴华: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

      (录音整理)因为我也是搞政治经济学的,我觉得我们的政治经济学根本理论存在很多问题和难点。现在首先是习近平同志一再强调学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提出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要瓦解。我觉得在过去革命以前,他们叫做我们现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有传统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要摒弃传统的社会主义理论,摒弃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用我们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用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摒弃传统的马克思主义。有些经济学家在讲,我就和他们争论,我也在讲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理论和我们现在的中国特色经济学是圆和溜的关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既要搞好圆,圆是什么,然后再认清我们的溜,也就是一定要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联系起来,进行不断的发展,不断的创新。我觉得有不少的问题需要我们探讨,但是我觉得我们要讲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首先要包含他的几个要点,好像几个同志没有在马克思主义有关社会主义理论、社会主义思想很好的研究和掌握。

      我这里有四点思想,我们应该很好的掌握。他讲的怎么搞社会主义,怎么搞现在的社会主义,首先,提出无产阶级掌握政权,无产阶级掌握政权干什么,要把生产资料掌握在国家手里,也就是说要建立国有经济,然后掌握政权,发展生产力,马克思要增加生产,然后又讲,掌握政权,搞国有经济,增加生产,提高国民收入水平,我这里讲的是,搞好社会主义,必须劳动人民掌握政权,不能动摇我们的政权,或者从现在讲,不能共产党所领导的,劳动人民所掌握的政权,这个动摇了,那么一切都谈不上了。

     第二点,国有经济是社会主义本身的基础,不能动摇,不能削弱不能否定。

     第三,要大力发展生产力,增加生产力水平,而马克思讲的,大力增加生产力,他是整顿发达资本主义取得政权后到社会主义,还是要大力增加生产力,而我们在生产力落后的情况下,取得政权,建立社会主义。那我们发展生产力,大力发展生产力、快速发展生产力,更是一个迫切的需要。为什么需要强调大力发展生产力,那就是要发展生产力才能够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才能实现共同富裕。实现共同富裕是邓小平同志讲的社会主义本质,其实,马克思已经提出了共同富裕的概念 ,一个是大力发展生产力,他强调未来的社会生产力要快速发展,快速发展要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所以大力发展生产力,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共同富裕。马克思把社会主义联合起来,掌握国有经济,然后发展生产力,然后走向共同富裕,所以我们搞社会主义,过去所谓的传统马克思主义我觉得不能讲传统马克思主义,非要把传统和现代对比起来,他们讲传统就是和现在对比起来。我觉得我们现在强调发展生产力,有个理论问题,因为过去多少年以前,好像我们区别什么是资本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主要是从生产关系来说明的,任何社会都要发展生产力,任何社会制度都要比旧制度生产力发展快,因此应该用生产力标准来区别社会主义,来说社会主义特点,这个是误解,所以我刚才讲的社会主义首先要增加生产力,否则怎么都不行。马克思主义讲过消灭剥削,剥削的存在既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又是生产力发展不够的结果,消灭剥削,消灭所有制,就要生产力的大力发展,所以社会主义要战胜资本主义必须大力发展生产力,你搞社会主义,你搞富裕,没有生产力的大力发展,怎么能够实现,所以大力发展生产力邓小平把他作为社会主义本质,这本身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我们既要大力发展生产力,又要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我觉得我们有时候,在这个问题上离开了马克思主义。如果左的年代批判,把大力发展生产力批判为微生产力,不大力发展生产力我们就不可能走向共同富裕,尽管你可以讲国有制,你可以讲按劳分配,你可以讲计划经济,但你是贫穷的国有制、贫穷的按劳分配。既不能走向共同富裕,也不能巩固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脱离发展生产力,脱离共同富裕,你这个社会主义是贫穷社会主义。左的年代不注意发展生产力,而且还批判,也不注重走向共同富裕。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批判左的这一套,但是,我们强调发展生产的同时要怎么改善、发展我们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怎么样走向共同富裕。消除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我们有一段时期没有很好的注意,所以产生了两极分化,产生了贫富的两极分化,这个问题很严格的,也是偏离了我们社会主义本质的,所以我们一定要不管你是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好,还是研究我们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好,我们必须把生产力发展和当代社会关系的发展紧密结合起来,要把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和共同富裕结合起来,既不能片面强调发展生产力,又不能片面强调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不是共同富裕,这两者都是离开了社会主义本质。而我们政治经济学,有很多问题要探讨,比如我们强调发展生产力,又强调生产力的规律,那么生产力的规律究竟是什么,没有人讲,我们能不能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我们现在当代中国政治经济学结合,我们提炼一个生产力发展的规律究竟是什么,抽象的讲,生产力发展的规律我还没看到一个系统的表述,那么我们现在,包括习近平同志现在强调的当代政治经济学,包括现代我国发展理念,就是怎么发展生产力,怎么更好的发展生产力,然后讲政治经济学,强调以人为本,强调共同富裕,我们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强调共享,共享就是个目的,前面四点所讲的就是更好发展生产力,更好发展生产力然后共享我们美好社会主义的成就,共享共同富裕,共享蓝天白云,共享友好的、美好的生活环境。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里面很多理论我们没有很好的引进,很好的掌握。比如说:我们有些理论党硬说私有制、非国有经济就是社会主义经济,说国有经济不是社会主义经济,包括有些著名理论家,硬说恩格斯早就解决了这个问题。这当然是错误的,当然是冒牌社会主义,恩格斯早就批判了把国有化叫做冒牌社会主义,而我们现在还要强调国有经济是社会主义,张冠李戴,文不对题,然后他们说私人经济这是人民社会主义,国有经济是国家资本主义,搞这套。那么我们有时候讲,要反驳人家,我觉得没有用马克思重要理论来反驳,怎么反驳呢,资本主义国家国有经济不是社会主义,而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的国有经济就是社会主义,为什么呢?因为资本主义国家政权掌握在资产阶级手里,资产阶级社会的国有经济那不是社会主义,我们是无产阶级政权,人民的政权,掌握国有经济政权的经济就是社会主义。我觉得这种反驳并不是很科学,说他错还符合事实,但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是上层建筑决定基础,还是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资产阶级掌握政权,国有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的,从上层建筑决定了国有经济是资本主义,我们是劳动人民掌握政权,所以我们的国有经济就是社会主义,又是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恩格斯不是这样讲的,没有这样讲过,他讲资本主义国家的国有经济,他没有改变资本和雇佣劳动关系,资本主义经济,他的性质是看他是不是资本和雇佣劳动的关系,而我们的国有经济不能简单的说只要是我们的国家,国有经济就是资本主义,我们的国有经济一定要考虑价值观,很重要的观点,我们没有很好的反应,就是说生产资料化和劳动力结合的方式,结合的社会方式起决定作用,国有制、所有制,生产者的所有制是生产关系的基础这没有错,马克思讲过,但是马克思还讲过生产者和劳动力怎么结合,这个结合的社会方式要起决定作用,而这个问题我们研究的很好,我们讲国有制,如果我们的国有企业不断转型,把雇佣的劳动者,可以任意开除,任意处置,没有任何权利。如果我们国有企业劳动力和生产资料相结合的方式,还是不是说一些新的技术方式,不断转型,不听国人的话,国人没有发挥主人翁权利,没有话语权、没有执行权、没有选举权,我们这样的国有经济能是社会主义吗?所以我们的国有经济是社会主义还是不是社会主义,必须看他的生产关系,内在的生产关系来决定是社会主义,我们国有企业改革,改来改去,不能脱离一个根本的关系,就是我们国有企业的劳动者,他是国家的主人,社会的主人,也是国有企业的主人,起主人翁作用,主人翁的地位。不能是资本主义国家那样的,我们的应该是与国人打成一片,他是劳动共同确立的管理者,必须处理好这样的一个关系,处理不好这个关系,左改右改,我们的国有企业改跑了,要真正的发挥国人经济的作用,真正发挥国有企业主人翁的地位,所以,资本主义的国家制度不是从正确的看,而是从内部关系看,我们的国有经济是社会主义性质的,也必须体现他的劳动力和生产相结合的突出的社会方式。凡是劳动和生产的结合方式是资本和国有劳动不断地结合,这就是资本主义。我们应该是广大的国有经济作为主人和社会主义相结合,这才是国有经济。

     所以马克思的许多理论,我们要很好的研究,我们研究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是抽象的,凡是马克思、恩格斯的一些重要的理论,特别是能和社会主义结合的理论,把他很好的研究,才能学习包括习近平书记现在的新的理论观念,完全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圆和溜的关系,习近平同志考察我们资本论的研究教学整形,讲的很好,他讲就是说,我们现在发展马克思主义,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圆是马克思主义,而马克思主义的资本论,他鼓励大学的老师们要旗帜鲜明、理直气壮的坚持我们的阵地,很好的研究,很好的研究资本论,所以,我觉得习近平同志还没有当总书记以前的讲话到现在的讲话,从头到尾看起来,他的思想是正确的。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时代安全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123456789@qq.com